2020728 
 
 
《巴蜀史志》就司马相如有关问题对
李大明教授的采访
 
编者按四川省司马相如研究会会长李大明老师接受巴蜀史志采访,回答了司马相如作为政治家、文学家、宗、赋圣、开创蜀学的不朽贡献,文章简明扼要,切中要义,叙述精到,现予转发,以飨读者。
     
1.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司马相如的?为什么会研究这么多年?
我很早就读过关于司马相如的一些文献著述,例如多种《中国古代文学史》的有关部分,以及《史记》的《司马相如列传》等,但是真正下功夫进行研读还是1982年到四川师大读研究生以后。老师开设了《史记》《文选》等研修课,于是结合《史记》三家注(还有《汉书》颜师古注)、《文选》李善注和五臣注等,比较认真地研读了司马相如的生平事迹和他的《子虚赋》《上林赋》等作品,还读了一些有关的研究论著。后来我撰写的《汉楚辞学史》,其中有一节专论司马相如,写了两万字左右,而且自以为有很多新的创获。这本著作1995年出版,2004年又出了增订本,在学术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得到了一些好的评价。我还发表了几篇关于司马相如生平和作品的研究论文,例如《关于司马相如生平研究的新探索》《相如辞赋与楚辞》《<琴歌>校补》等。
我多年来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和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包括楚辞和辞赋学的研究,而司马相如在辞赋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及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重要影响,是每一位研究者都应该重视并且持续发力进行研究的。
近一二十年,为了推进司马相如研究和相如文化的普及、传承,我还利用多年来与学术界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作了一些联络组织工作。
2.在您看来,司马相如为什么能入选四川历史文化名人?
简言之,司马相如的主要贡献和历史功绩表现在如下四个方面:第一,他是西汉的辞赋大家,他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后世最具标志性的汉赋作品,影响了人们对汉赋的基本认识,他也因此被后代学者誉为“赋圣”“辞宗”;第二,他在汉武帝时期两次奉使西南,妥善处理汉廷与西南少数民族的关系,解决社会治理和经济贸易等问题,表现出卓越的政治才能,是“万代推功”的拓边功臣,南方丝绸之路的开拓者之一;第三,他是学贯古今、汇通诸学又以诗书而儒的大学者,对汉武帝时期的礼乐制度的建立、语言文字学的研究、古蜀历史的研究和蜀学的开拓,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第四,他的文章和作为体现了春秋大义、家国情怀和中华大一统思想,符合时代要求和历史文化发展的前进方向。
总之,司马相如不仅是汉代杰出的文学家,还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和大学者,是一位在中华文明史上有重要地位和影响的代表人物,在世界上也有很大影响,其入选四川历史名人,是当之无愧的。
3.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众所周知,又饱受争议,您怎么看待他们这件事?以我们今人的眼光看古人的爱情故事,是否显得过于局限。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风流千古。历代的评论,大体上分为两种不同乃至于根本对立的意见:一是肯定他们追求爱情的自由和婚姻的自主;二是批评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是为了“窃色劫财”,是“文人无行”的典型。我认为第二种意见是从抽象的或曰“纯粹”的道德角度作出的“苛评”,甚至有“污名化”之嫌。当然,具体讨论此事要费很多口舌,而且见仁见智,无法意见统一。我要强调的是,以我们今人的眼光看古人的爱情故事,这个“眼光”是“理解之同情”,还是抽象片面的道德苛求或曰道德批判,值得我们深思。
4.在您看来,司马相如身上有哪些蜀地文化特征,为什么说司马相如是蜀学的开创者?
作为巴蜀文化的杰出代表、汉代蜀学的开拓者,司马相如的学问、学养和写作,具有鲜明的巴蜀文化特征。他青少年时期一直在蜀中生活,学业养成,精通经书、史籍、子学,又能以儒学为本,融汇诸家之学。他是汉代巴蜀地区传习屈宋“楚辞”的第一人,又是推陈出新的辞赋大家。他的辞赋创作,既有《子虚》《上林》大赋,笼括天地巨丽壮观,彰显大汉恢宏气象,在题材和体制上都有很大的开拓和创新;又有《哀秦二世赋》《大人赋》等骚体赋以及咏物赋等,抒情描摹,各得其妙其真。这些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皆具有典范意义,而最早效仿学习的正是巴蜀学人王褒、扬雄等人。他又具有读书人可贵的淑世情怀和清醒的“讽谏”意识,故能仁民爱物、抚时忧国。其辞赋创作尤其是《子虚赋》《上林赋》,成为后世最具标志性的汉赋作品,影响了后世人们对汉赋的基本认识,也成为历代文人模仿学习而又难以企及和超越的巅峰之作。他的《喻巴蜀檄》《难蜀父老》和《封禅文》,是为妥善处理汉廷与西南少数民族的关系、解决社会治理等问题,以及汉武帝时期的礼乐制度的建立而写,不但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也是传世散文名篇。据《华阳国志》记载,他还是最早修撰《蜀王本纪》的巴蜀学者。他的语言文字学研究(著《凡将篇》),对后来巴蜀学者的语言学研究,导夫先路。他的传奇经历和事业成就,尤其是他在蜀中学成、走向全国,受知君王、登上朝堂,名闻天下,又回报桑梓(期间还上演了“凤求凰”的经典爱情故事),从而成为一位做了“非常之事”、建立了“非常之功”的“非常之人”(借用司马相如《难蜀父老》之语),为后辈巴蜀学人的事业进取和人生追求树立了企慕学习的榜样——这就是《汉书·地理志》所谓的“司马相如游宦京师诸侯,以文辞显于世,乡党慕循其迹”和“相如为之师”的意义之所在。
5.您在研究过程中,有没有发现司马相如比较鲜为人知的一面?
这一提问不好回答。什么叫“司马相如比较鲜为人知的一面”,难以回答,我想说的是关于司马相如研究和“相如文化”的普及和传承。就研究而言,主要是生平和作品的研究,已经积累了很丰硕的成果,新的研究成果还会不断涌现。我所思考的是,还有哪些方面应该加强。我觉得,除了继续做一些具体的个案研究,还应该有学者牵头,对司马相如研究作一种集成式的研究,即:对相如现成作品作汇总似的集大成的研究,要汇集的是其作品的历代传刻本(包括古注类书字书的引录、敦煌写本和出土文献),并进行“集校”;还要汇集历代的注释、考订、评论等,进行“集释汇评”。还有历代的“相如戏”,这是一个很大的宝藏,也需要发掘整理,编辑出版。这些研究已经有学者(还是我曾经的学生)开始在做了,希望能得到加强。
我想强调的是,学术界有责任进一步做好“相如文化”的研究、普及和传承。这方面的工作,四川省司马相如研究会驻南充、蓬安的一些文化学者如邓郁章老师、魏赤中老师等做得比较好。他们不但较早地论证了“司马相如生于西汉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还组织了多次很高档次的学术研讨会,编辑出版了多本较高水平的研究论文集和普及传承读本,多次举办“相如文化大讲堂”“相如文化进校园”等活动,推动助力蓬安县修复“相如故城”和“司马长卿祠(司马相如文博馆)”的建设,效果很好。这方面的工作今后还要加强,还需要省内外更多学者的积极参与。
党中央提出,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就相如文化而言,这方面要做的事还很多,任重而道远。司马相如入选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这对深化、提升相如文化的研究、普及和传承,促进其“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很给力的推动。
6.您觉得普通大众是否只关注到司马相如的文学功底和爱情故事,而忽略了他的政治外交能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历史人物尤其是历史名人留给后人丰富的文化遗产。后人对他们的兴趣和关注本来就是多方面的。普通大众可能只关注司马相如的文学成就,有的可能还只对其爱情故事感兴趣,这都是正常的。而学术界则注意他的生平事迹、传世作品,他的“事功”,对其进行全面深入持续的研究和历史的、美学的评价,并给与尽可能准确的历史定位。
7.这次《巴蜀史志》征稿,您写作司马相如的文章是从哪个角度切入的?为什么?
我的初步考虑是讨论“司马相如生于西汉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长于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的有关问题。这一观点学者们提出多年了,并已经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认可。这次省上评定了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其中司马相如的有关论证和后来发布的简介是我写的,也表述了上述观点。但是其中的某些具体情况还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学界(包括媒体)的有些误读误解还需要澄清。
8. 您觉得司马相如身上有哪些品质,值得我们当代人继续学习?
前面的回答中已经涉及这一问题了。重复一遍:他好学、进取、创新、奉献,又具有读书人可贵的淑世情怀和清醒的“讽谏”意识,故能仁民爱物、抚时忧国。对这些优秀品质,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出新的阐释,结合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继承和发扬。
 
[李大明: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四川省司马相如研究会会长,曾任《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主编、中国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
 
 
 
 
 
 
 
 
 
 
 
 
 
 
编辑:费尚全                         审稿:魏赤中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07-14 13:59